随缘写东西,目前在剑三+SOT,剑三混乱邪恶给啥吃啥,SOT东北混血,主要嗑舜远赛维轩伊,BG我都吃。重重

跳了时之歌,舜远真好嗑啊,还有赛维大好,东南F4( ᵒ̴̶̷̥́ωᵒ̴̶̷̣̥̀ )

吵架这种小事。

突然发现在lof这边没放下,那干脆把完整版扔上来吧。

学院paro,风系男子宿舍大好

因为是16年的坑,有少量茨狗+荒目元素就不打tag了

……糟糕啊我现在已经跳双龙了,发这个不知道会不会被老婆爆锤(。)


---------------------------


    “你有完没完。”


    大天狗摘下耳机,平静地瞪向妖狐。狐狸崽子四仰八叉搁床上挺尸,双目无神地回望了一眼,那眼神哀哀怨怨幽幽凄凄,搞得大天狗心下一突,差点儿当自己追求大义的路途中失手毁灭了这狐狸珍藏八百年的肉骨头。...


白玉苦瓜

白若遥回过头去,还是有些怔忪。他看着颓圮的紫禁城,一束晨光攀上倾塌的废墟落进他眼中。他心口儿忽然有种飘飘乎不着实际的感觉——回来了?复活了?我真的重返人间了?


他向来是很惜命的,死亡降临的时候也曾有过愤怒不甘。穿心之痛仿佛就在上一秒,而此刻他又站在了晨昏交界处看太阳缓缓升起……白若遥面对着晨光沐洒的废墟,背披最后一抹温柔的月光,他忽然笑了,笑得很轻很薄,仿佛只是不经意的一勾唇角,却无端生出一股落寞来。


他也不晓得为什么胸口还是疼的,明明自己活下来了,而做这一行的见惯了同僚的死亡。他只是忽然想起那年冬天的莫斯科,慕回雪的黑色裙摆在白月白雪下扬起的弧度竟然好看到令他记了...

绝色

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也是晚上,金碧辉煌的大厅中人潮涌动,隔着一扇门便是映在雪地里皎洁的月光。那天的月亮也如同今日一般又圆又亮,温柔的,宁静的,让我有那么一瞬间忘了自己手上刚刚流过怎样鲜艳炽热的血。


他隔着衣着光鲜的男男女女,远远向我举杯,夸张地比了个“ypa”的口型。我是不晓得他又在闹哪样,俄国佬们个个儿虎背熊腰的,把他放那儿就好似树里立葱,他竟还有闲心跳起来跟我打招呼。天晓得如此喜欢作死一个家伙,他的任务怎么至今没翻过车呢。


——喔,不过那也不该是我要担心的事儿。毕竟我们这行当也是有今天没明天的,哪里像那些个三流言情小说似的轻松,还有闲心谈个恋爱。


露背礼裙在...

记一下要写的这一堆里面的名字


明羊 陆影月x谢静虚

花羊 林丹青x洛黛雪

藏秀 叶长生x萧楚  小姑子叶泰阿

藏唐 叶残雪x唐沉星

唐丐 唐引羽x郭嘲雨   其实开始我想叫这个炮哥唐出轨的,毕竟田螺大cw造化出轨……

丐琴 尹涯风x杨载川

嗯,想起来再添吧。

直到有一天我的夜话白鹭成了精 01

跟亲友打赌的每日1k,大概是由一个背景下的好多小故事交织起来的。嗯……随便看看就好。暂定有明羊,花羊,藏秀,藏唐的四个part,最近对唐丐跟丐琴也有点小心思,想到什么cp写什么吧总之。

除了这一篇明羊跟后面的丐琴大概可能也许八成应该都是BG了。……


✨✨✨

影月是个大名鼎鼎的恶人毒瘤喵,在由师门发展起来的纯明教的毒瘤帮里当他的挂名管理,偶尔跟着接点儿什么杀人越货的单子玩儿。若是提起影月的名字,臭名昭著倒算不上,毕竟这明教手上接的活儿都是有理有据替天行道的差事,很少去掺和帮战内战啥的。不过人在江湖飘,哪儿能不挨刀呢,正巧赶上一堆人开他们帮战,既然顶着毒瘤帮的称号,那哪儿能置身事...

琐碎日常记录册

还是拿亲友名字按上的那些个段子,有空把设定细捋出来。


°


江道长起床之后习惯性地翻了个身,胳膊搁大清早儿的空气里捞出个太极圆来,“噗叽”一声落在床榻另边儿的被褥里。但是今早儿的手感不太对——软乎乎的,还颇有弹性,仿佛是打在了谁身上。


还没清醒的道人眉头一皱,本能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许是思绪方自梦中抽离还有些不甚明朗,他脑子倒一时同唐家堡日日要人维护的机关似的,没上油,锈钝得很。他想,阿衍向来是安分的,铁定不会爬自个儿床上来;七七这孩子自打接了那些个杀人越货的活计之后也跟他师兄似的臭屁,肯定腆不着脸来挨着睡……


思来想去,也就那小少爷会这么幼稚了。...

君承千秋度万载,
我负大梦葬星海。

#风雪客与夜归人

#

从什么时候跟这俩人混熟的呢,唐七杀不知道,也懒得弄清楚——别瞧他杀人利索快准狠,私底下却真真儿是三个娃娃里最懒的那个,就像他明明知道该教这群人改口唤他“唐惊骨”了,却依旧懒得换耳习惯,便任他们叫他这个早该在唐家堡销声匿迹的名号。

模模糊糊的直觉比谁都准,可他向来懒得求证。他记得方大夫曾问他为何如此,那会儿他年纪还小,总心底略略有个影儿而嘴上说不出,支支吾吾半天引得江道长乐而搁盏,悠悠然代他答了。

“若天下疑问都要查个水落石出,何来闲云野鹤逍遥渡?”

是也不是。唐七杀咂摸咂摸,对他而言或许还得再添个不该问的别问,免得惹祸上身。

——杀手,向来是最惜命的活计。

故而他夜半闻虫鸣,偶然梦醒瞥见楚景衍落在叶安...

#江道长飞升记事簿



纵有秉烛夜明,他也看不见甚么了。命大归命大,然而那场鏖战的确伤及根本,这些年过去,他早就不是那个教人绘作凶神恶煞的江晚正。年岁一过便如同踏破了个坎儿,病痛衰老来得极快,仿佛在葫芦上开了个洞,命如流水,似他薄情。

他眯起眼来仰躺在椅上,束在脑后的发顺垂而下,搁地上逶迤成片,而烛火辟剥,格外扰人。

眼前影影绰绰的烛光摇曳,好像勒出谁的影儿,他蹙了眉头想要细细瞧,却怎么也看不出是谁。他说不上来,到底是方寒生还是陆临州,可又不像。江晚正勉强转起自个儿尘封已久的脑子,转悠两下叹了口气。

——是他自个儿。

那年雪羽纷飞,他长跪两仪,而洛风师兄递予一支梅。

他头发已然全白了,衬着一张未变的脸,绷直唇角真真儿是个出尘的...

1 / 10

© 肖恩羊饼卷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