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动物。沉迷曦孤。

爬墙去了隔壁梦间集……孤孤真好看prprprprpr
生生被专曦从孤流掰回曦孤emmmm

然后就是↓揽月求风。写到这里真的写不下去了……心里堵堵的。然后彻底确定了我就是个无脑白吹←ntm。李白他有多么好?我说不出来,大抵是多年后我早早忘却,再回首,却见明月漫千山。

似以为楼兰公主就是白哥初恋没跑了(ntm)至少是极有好感的姑娘,是他人生的转折点。

后面的情节大概就是顺着背景故事,二入长安吼女帝,失魂落魄而出,纵情山水物我两忘,于天地窥得剑之所至心之往,由失意而醉转作由醉而疏狂。他的剑很久没有出鞘了,世人皆当剑仙折戟大明宫,殊不知再启之时,锈红亦是利刃。

飞花摘叶,皆可伤人。

再然后亮亮看着他出城去,去往自...

安利个邪教

孤剑x流光。
孤流。

一者为刀冠剑名,一者为刀修剑法。

……而且是霸道总裁(划掉)高冷x娇蛮娇妻(划掉)傲娇。

感觉就很棒的样子。

暗搓搓问问有人吃吗有人我就产粮……。

记录一下之前去过的地方。

云梦记事。

有后续,碎片式的段子。
愿还他一个江家。
别教至亲五位,余生一人。

——————————

“江澄!”

江家的小公子“啊”了一声,扭脸儿教飞来的莲蓬砸了个满怀。初摘的新鲜莲蓬尚且携有清涟飞溅,洇湿一片紫绸,晕开半抹暗色。江澄愣愣抹了把脸上的水露,俊俏小脸儿虎了,张口一句脆生生的“魏婴你个小兔崽子!”分明是骂人的话儿,却教新缺的齿牙漏了恶风去,引来挤挤挨挨碧荷深处一阵嘻嘻哈哈。

荷叶绒绒细茎嫩若春草,怕是少晒亲水给捂白了些,不似项上硕叶苍翠。靠近舟头的耸耸腰肢,引得圆叶推来搡去,然后水里茎间叶下,探出个笑脸来。

“江澄你瞧瞧,我年纪可比你大。我若是小兔崽子,那你是什么啊——”

江澄噎了一噎,恨恨...

半夜写一篇关于云梦双杰的文。
写到800卡了。
开头太甜了。
一想到后面就忍不住想哭。

至亲五位,余生一人。

江澄此人,偏生如此,鲜衣怒马尽折落,风发意气皆敛没。爱也好,恨也罢,无处痛快,四周折磨。

他是个刺猬,你见得的全是毕露锋芒,可此间温柔,无人知,无处晓,无笔书,无墨写。

魏婴尚有蓝忘机问灵十三载,薛洋尚有晓星尘相伴义城篇,金光瑶尚有苏涉报恩以命抵,温宁尚有魏无羡揽罪同脱身。

恶贯满盈者,累罪加身者,皆有归属,皆有心系。偏偏是他江晚吟,无错无过,余生独活。

你教他恨谁?怨谁?天地孑然,何能放声哭?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奈何为之,为之奈何?

他不能做侠,其所担为江家。有侠者之心奈何无其命,十七为主,束身束心。

「莲...

很好看脸拉郎的我又来了。
圣火倚天真好味。嚼嚼。
归一秋水绝赞。嚼嚼。
孤剑流光。不管。他俩好看。好看即是正义好看就要被我拉郎(ntm
哈?紫薇?
紫薇x我不接受反驳。散会。

……活该我被冷死。大型极地刨雪现场。

揽月求风(上)

诸葛亮视角下的李白中心。

就是为了苏苏白哥而已。

下不知道啥时候写完……

说不定会有白哥视角下的亮相关姐妹篇。

历史+王者背景注意。

————————————————————————————

你说他是清风明月也好,恣意四海也罢,总归是落不得自个儿手里的。他这样想,指尖划过面前的蓝色光屏,指腹带动一圈圈乳白的光晕涟漪。就像是平湖起波,垂柳拂面,鲤尾轻摆,露珠乍落——怎样的比喻都好,他想。可仍然最是像极了心旌纸糊而那人一剑划过,天光乍泄。


他垂了霜白的睫,盈盈蓝眸便敛了小半。屏上男人那一回眸定格,模糊,而后是肉眼可见的倒退。他从成熟到青涩再到稚气未脱,那双揽碧的桃花眼...

Meteorites 01

原名星辰非昨夜(。

第一章的完整版。

标题用来装逼。译过来是【陨星】


----------------------------


    【这是我到达未知星球的第四天。


    飞船仍然处于修复状态。事实上,就算是修复完成,恐怕仅剩的燃料也不足以支持它返回西蜀。我想,我必须做好在这个荒无人烟的星球上度过余生的准备了。不过好在这里并不只有我一个生命体。


    除却葱郁植被与种类繁多的动物之外,我在这儿捡到了一位先生。他并不是人类,也不属于任何已知种族...

旧图混更。

从一张半身裁到一个头。勾线好烦于是草草勾了勾。

高考攒人品。

要高产

 @L'espoir. 记住了吗。

●_●小确幸:

与各位共勉的三字真言:要高产。 
高产就是真理。 
高产可以取悦喜欢你的人。 
高产更可以恶心不待见你的人。 
高产还可以愉悦你的身心。 
高产也可以是你正当刷存在感的理由。 
高产之高取于你圈同人数量和质量的平均值,高产之产决于你个人的脑力和手速。
千言万语,汇成三字: 要高产。               

1 / 9

© 啵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