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巴陵最贵的房,躺华山最深的沟。
落乾坤最烫的转,八伤害最低的荒。
炸同门最爱的破,做恶人最帅的咩。
瞪纯阳最猛的虎,睡浩气最野的猫。

记一下要写的这一堆里面的名字


明羊 陆影月x谢静虚

花羊 林丹青x洛黛雪

藏秀 叶长生x萧楚  小姑子叶泰阿

藏唐 叶残雪x唐沉星

唐丐 唐引羽x郭嘲雨   其实开始我想叫这个炮哥唐出轨的,毕竟田螺大cw造化出轨……

丐琴 尹涯风x杨载川

嗯,想起来再添吧。

直到有一天我的夜话白鹭成了精 01

跟亲友打赌的每日1k,大概是由一个背景下的好多小故事交织起来的。嗯……随便看看就好。暂定有明羊,花羊,藏秀,藏唐的四个part,最近对唐丐跟丐琴也有点小心思,想到什么cp写什么吧总之。

除了这一篇明羊跟后面的丐琴大概可能也许八成应该都是BG了。……


✨✨✨

影月是个大名鼎鼎的恶人毒瘤喵,在由师门发展起来的纯明教的毒瘤帮里当他的挂名管理,偶尔跟着接点儿什么杀人越货的单子玩儿。若是提起影月的名字,臭名昭著倒算不上,毕竟这明教手上接的活儿都是有理有据替天行道的差事,很少去掺和帮战内战啥的。不过人在江湖飘,哪儿能不挨刀呢,正巧赶上一堆人开他们帮战,既然顶着毒瘤帮的称号,那哪儿能置身事...

琐碎日常记录册

还是拿亲友名字按上的那些个段子,有空把设定细捋出来。


°


江道长起床之后习惯性地翻了个身,胳膊搁大清早儿的空气里捞出个太极圆来,“噗叽”一声落在床榻另边儿的被褥里。但是今早儿的手感不太对——软乎乎的,还颇有弹性,仿佛是打在了谁身上。


还没清醒的道人眉头一皱,本能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许是思绪方自梦中抽离还有些不甚明朗,他脑子倒一时同唐家堡日日要人维护的机关似的,没上油,锈钝得很。他想,阿衍向来是安分的,铁定不会爬自个儿床上来;七七这孩子自打接了那些个杀人越货的活计之后也跟他师兄似的臭屁,肯定腆不着脸来挨着睡……


思来想去,也就那小少爷会这么幼稚了。...

君承千秋度万载,
我负大梦葬星海。

#风雪客与夜归人

#

从什么时候跟这俩人混熟的呢,唐七杀不知道,也懒得弄清楚——别瞧他杀人利索快准狠,私底下却真真儿是三个娃娃里最懒的那个,就像他明明知道该教这群人改口唤他“唐惊骨”了,却依旧懒得换耳习惯,便任他们叫他这个早该在唐家堡销声匿迹的名号。

模模糊糊的直觉比谁都准,可他向来懒得求证。他记得方大夫曾问他为何如此,那会儿他年纪还小,总心底略略有个影儿而嘴上说不出,支支吾吾半天引得江道长乐而搁盏,悠悠然代他答了。

“若天下疑问都要查个水落石出,何来闲云野鹤逍遥渡?”

是也不是。唐七杀咂摸咂摸,对他而言或许还得再添个不该问的别问,免得惹祸上身。

——杀手,向来是最惜命的活计。

故而他夜半闻虫鸣,偶然梦醒瞥见楚景衍落在叶安...

#江道长飞升记事簿



纵有秉烛夜明,他也看不见甚么了。命大归命大,然而那场鏖战的确伤及根本,这些年过去,他早就不是那个教人绘作凶神恶煞的江晚正。年岁一过便如同踏破了个坎儿,病痛衰老来得极快,仿佛在葫芦上开了个洞,命如流水,似他薄情。

他眯起眼来仰躺在椅上,束在脑后的发顺垂而下,搁地上逶迤成片,而烛火辟剥,格外扰人。

眼前影影绰绰的烛光摇曳,好像勒出谁的影儿,他蹙了眉头想要细细瞧,却怎么也看不出是谁。他说不上来,到底是方寒生还是陆临州,可又不像。江晚正勉强转起自个儿尘封已久的脑子,转悠两下叹了口气。

——是他自个儿。

那年雪羽纷飞,他长跪两仪,而洛风师兄递予一支梅。

他头发已然全白了,衬着一张未变的脸,绷直唇角真真儿是个出尘的...

【秦沐】非典型AO恋爱

1k5小短篇随便吃吃,之前放的那个哭包A设定↓

o无发情期,有发情期的是a,a在发情期会极度缺乏安全感,要o在身边陪伴,会哭唧唧,甚至筑巢。 

雷者慎点,欧欧西属于我甜度属于他们。

---------------------------------------------

“老韩~”


韩沐伯教秦奋这拖着七拐八歪尾音的一声给恶心出了一身鸡皮疙瘩,他搓搓胳膊自唇间抖出声噫,脚尖儿勾上宿舍大门将扑面而来的香草冰淇淋味儿封回去。他打眼儿一瞅,柔弱的Alpha正眼巴巴地从上铺垂下脑袋来看他,一双大眼眨巴眨巴,直眨得韩沐伯想给他一个白眼儿翻上天。


“秦...

被作业摁住手脚……更文可能要缓一阵子了

【秦沐】花吐症

5kooc短篇,不要上升,瞎瘠薄写。

是甜的,是HE,糖里没刀,放心食用。

-----------------------------------

韩沐伯最近很不对劲——秦奋几乎是随着搭档动作停止的一瞬间将夸张的舞蹈动作定格,爆炸性的荷尔蒙便在他的操纵下统统垮掉,这人又变成随性模样。他将眉头蹙了,看着韩沐伯匆匆离去的背影有些担忧,一双桃花眼中沉淀着三分疑虑并合四分若有所思。


暧昧的舞曲缓然流淌,间或纠缠出旖旎的呢喃,透过音响被奉送予整个练习室,若有若无的花香更使这首背景音乐蒙上甜兮兮的味道,热情与温馨并存。秦奋抽抽鼻子,心想左叶都被打包送到美国了,这花香味儿怎么这么持久...

【剑三paro】直到我挖宝挖出了一个情缘

短完,瞎写不要深究,剧情不通文笔没有还欧欧西【。

头一回尝试这种分段,有机会再撸番外。

在考虑下一篇要不要写怪力乱神向的东西。

-----------------------------------------------

01.

韩老师今天有点头疼。


让他头疼的罪魁祸首正亦步亦趋地跟在他的盾娘身后——那个狐金二少背着大橙武,撑着把夜幕星河溜溜达达,好不自在,而一身江湖套的穷酸盾娘在前面儿被罗盘支使得滴溜溜乱转,就好比地主家奴役劳工现场,怎一个惨字了得。


-[禾田]悄悄对你说:/猪头 盾娘理理我嘛嘤嘤嘤


吓得韩沐伯差点儿...

1 / 9

© 藏风流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