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介段子手,热衷发刀。

理想偏差

车头,车头……车我还没开起来我酝酿一下……。

柠檬味儿的偶像Alpha曦月 x 玫瑰味儿的总裁Omega孤剑


→→→


曦月带上车门,粉丝们的尖叫与应援灯嚣张的光尽数被粘了遮光膜的窗子阻挡。他脸上灿烂的笑容尽数收敛,眉心微蹙出一道小凼,盛了些许疲惫。方才亲吻过的红玫瑰教人随手弃掷脚下,花瓣散落,显着凌乱而艳烈的美。


“浪费。”


好比北方隆冬中被泼洒出的沸水,最后一点喧闹也教这冷然一声斥出车厢,发动机启动带起一阵震颤。曦月掀了掀缀着珠光的眼睫,没骨头似的往车门一靠,于是鎏金瞳孔中模模糊糊烙下驾驶座上的人儿一头乌发和半张侧脸。他懒懒散散吹了个不成调的...

纤月抚树,径作廊庑。

随夜惊起,不知何故,许是破窗月明过甚,搅人安睡。梦魇缠身,想来是我沉疴渐重,随年岁流失,也没多少时日。器灵者无生死一说,毁朽则亡,我毕竟是木作琴一床,星汉斗转间又落屑一层,距与旧主重逢之时可期。
现下盛世安稳,我也无甚可挂念,便是思我那友人,长歌纵酒诗马过,意气如风剑如虹。他喜四下游走,履量山河,我便年年置酒待他归来一叙,闻其所见也算是了却心愿。然残年将半,他却尚未来访,与往时相较推移不知几许……莫不是有事耽搁?

- 你可有青莲兄的消息?

每逢市下山沽酒,总要问那小童一句,可每每载兴而来,扫兴而归。今岁病体愈发虚弱,也不知还能予他备几壶美酒。偶也思量,若阵风来袭,我熬不过,他回...

君且狂歌去,我独抱琴死。

他怀抱中所盛是明月佐酒,盛世山河于他眉眼蔓开,笙箫乐舞于眼底化开,融进那波澜动荡的一双湖蓝。他当该留予世界一个孤独的背影,合着苍竹孤兰一并在罅光中碎裂成尘。
而我拖病躯,兰渚为我囚室,纵有兼济天下扶危乱世之心,奈何孱弱难动荡。我在这偶来的友人眼底窥得见那盛世呵,痴迷吗?送他远去,送我期许与满腔温柔同去。

他笑歌纵酒好不快活,剑锋斩断盛世危楼那摇摇欲坠的椽——

金屋塌了,将我砸个正着。
弦柱断裂,业火灼心,琴尾也焦去。我独抱古琴,意识逐渐模糊于兰渚山雾间,而鸟鸣啁啾,恰逢他回。

一个甜饼。

先……先放个开头我去吃个饭现场码字。

万年不写现pa感觉有点不对味儿……

后续怕是个肉饼


下雨了。


雨点儿乘了风将自个儿噼噼啪啪拍在玻璃窗上,愈积愈多,相隔不远的便胜利会师,汇作几条溪流蜿蜒扭曲。姑娘伏在窗上的柔软手指按出五点白雾,雾外是水花泼溅,明窗将她好看的杏眼与清秀脸庞印在云屯雨集的天空上,构作奇异的,却也不惹人诧异的画一幅。


她收回扒着椅背的手,扭脸看向略有些昏暗的屋子里,铺着碎花桌布的圆桌另端。恰好孤剑抬盏甫饮,纤长的睫毛半耷,微遮一双幽蓝眼瞳。他的眼型略狭,眼尾有三分上挑弧度,平日放在阳光下蓝如晴空碧水,而一至阴影下却又现出幽色几点。平...

记录一下之前去过的地方。

云梦记事。

有后续,碎片式的段子。
愿还他一个江家。
别教至亲五位,余生一人。

——————————

“江澄!”

江家的小公子“啊”了一声,扭脸儿教飞来的莲蓬砸了个满怀。初摘的新鲜莲蓬尚且携有清涟飞溅,洇湿一片紫绸,晕开半抹暗色。江澄愣愣抹了把脸上的水露,俊俏小脸儿虎了,张口一句脆生生的“魏婴你个小兔崽子!”分明是骂人的话儿,却教新缺的齿牙漏了恶风去,引来挤挤挨挨碧荷深处一阵嘻嘻哈哈。

荷叶绒绒细茎嫩若春草,怕是少晒亲水给捂白了些,不似项上硕叶苍翠。靠近舟头的耸耸腰肢,引得圆叶推来搡去,然后水里茎间叶下,探出个笑脸来。

“江澄你瞧瞧,我年纪可比你大。我若是小兔崽子,那你是什么啊——”

江澄噎了一噎,恨恨...

半夜写一篇关于云梦双杰的文。
写到800卡了。
开头太甜了。
一想到后面就忍不住想哭。

至亲五位,余生一人。

江澄此人,偏生如此,鲜衣怒马尽折落,风发意气皆敛没。爱也好,恨也罢,无处痛快,四周折磨。

他是个刺猬,你见得的全是毕露锋芒,可此间温柔,无人知,无处晓,无笔书,无墨写。

魏婴尚有蓝忘机问灵十三载,薛洋尚有晓星尘相伴义城篇,金光瑶尚有苏涉报恩以命抵,温宁尚有魏无羡揽罪同脱身。

恶贯满盈者,累罪加身者,皆有归属,皆有心系。偏偏是他江晚吟,无错无过,余生独活。

你教他恨谁?怨谁?天地孑然,何能放声哭?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奈何为之,为之奈何?

他不能做侠,其所担为江家。有侠者之心奈何无其命,十七为主,束身束心。

「莲...

揽月求风(上)

诸葛亮视角下的李白中心。

就是为了苏苏白哥而已。

下不知道啥时候写完……

说不定会有白哥视角下的亮相关姐妹篇。

历史+王者背景注意。

————————————————————————————

你说他是清风明月也好,恣意四海也罢,总归是落不得自个儿手里的。他这样想,指尖划过面前的蓝色光屏,指腹带动一圈圈乳白的光晕涟漪。就像是平湖起波,垂柳拂面,鲤尾轻摆,露珠乍落——怎样的比喻都好,他想。可仍然最是像极了心旌纸糊而那人一剑划过,天光乍泄。


他垂了霜白的睫,盈盈蓝眸便敛了小半。屏上男人那一回眸定格,模糊,而后是肉眼可见的倒退。他从成熟到青涩再到稚气未脱,那双揽碧的桃花眼...

Meteorites 01

原名星辰非昨夜(。

第一章的完整版。

标题用来装逼。译过来是【陨星】


----------------------------


    【这是我到达未知星球的第四天。


    飞船仍然处于修复状态。事实上,就算是修复完成,恐怕仅剩的燃料也不足以支持它返回西蜀。我想,我必须做好在这个荒无人烟的星球上度过余生的准备了。不过好在这里并不只有我一个生命体。


    除却葱郁植被与种类繁多的动物之外,我在这儿捡到了一位先生。他并不是人类,也不属于任何已知种族...

旧图混更。

从一张半身裁到一个头。勾线好烦于是草草勾了勾。

高考攒人品。

1 / 9

© 沈听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