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动物。沉迷曦孤。

一个叶吹的自我修养 06

困……

06

【逐烟霞:叶修你在吗?在吗?】

叶修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把夹在两指之间的烟叼到嘴上。薄暮已消,暗紫的夜幕笼起散开一城灯红酒绿。玻璃窗上映出他半张脸,他吊儿郎当地站着,单手拿着手机,拇指灵巧地在屏幕上上下翻飞。

【一叶之秋:哟老板娘你算好了的吧?怎么我一出来偷懒你就冒出来敲我?】

【逐烟霞:身为救死扶伤的医生你居然偷懒……

逐烟霞:我找你是因为个妹子,沐雨橙风你见过了没?】

叶修把烟取下吐了口白雾,晚风卷了轻烟将它们抛向H市的夏夜。沐雨橙风啊……说实在的还真没听苏沐秋说起过,除了一开始知道的那个粉自己的小姑娘叫沐橙之外,似乎没了。

【一叶之秋:木苏的妹妹嘛,怎么了?】

陈果回的很快,但显然她关注点不太对。

【逐烟霞:!!!木苏!!!秋木苏吗!!!你要告诉我经过风梳烟沐太太的祝福叶苏he了吗!!!】

【一叶之秋:老板娘你想太多,哥可有却邪那么直好吗!你到底要问我什么,表达对于哥有那么好的一个粉的嫉妒?】

【逐烟霞:去你的!我是让你去把人拉来咱们兴欣!】

【一叶之秋:怎么,老板娘你拉不动啊还要我出马?】

陈果十分挫败。没错,人家沐雨橙风居然要考虑考虑……开玩笑!按说平常不应该直接答应吗!可以和一叶之秋近距离接触这对叶粉的诱惑力有多大……不过,如果她哥哥是秋木苏的话,的确人家妹子对这个诱惑抵抗力max。

【逐烟霞:_(:3」∠)_她说要考虑考虑……不然你回去问问苏神让他帮个忙?】

【一叶之秋:成,我帮你问问。】

“叶医生!叶医生!”

叶修退了QQ,把手机往口袋里一塞,趁着小护士还没有注意到赶紧地抽了最后一口烟。他把胳膊肘搭出窗外,指尖一松,闪烁着暖橙色的烟头便极速坠落,很快便在夜空下隐匿了踪迹。

“怎么了怎么了?和叫魂儿一样。”他身子一翻,依旧和没长骨头一样把全身的重力都加诸墙壁。

“1705病房的那个女孩病危需要即刻抢救!您快去准备准备吧!”小护士连气儿都没喘匀就跑走了。叶修站直了身子,双手拉了拉衣襟算作整理,嘴角勾出一抹若有若无的笑。

【To a苏大大(159xxxxxxxx):急诊,别等哥了自己吃吧。早睡觉,睡前记得把牛奶热了再喝,别熬夜。】

【a苏大大(159xxxxxxxx):知道了!叶修你怎么和老妈子一样这么能唠叨啊,还有,手术加油!】

【To a苏大大(159xxxxxxxx):对了,老板娘让我问问沐雨橙风愿不愿意加入兴欣,你替我问问呗苏大大。】

叶修没等到回答便将手机放在了抽屉里,落锁。或许是因为他清楚苏沐秋一定会答应帮忙的。

默契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无需言语便能预见到对方接下来会是什么反应会做出什么样的表情会吐露出如何的话语。说实话,这种感觉挺不错的。

叶修想。失而复得,真是太好了。

所以叶修不知道他这一条短信让苏沐秋心惊胆战了一整晚以为自己又一不小心掉了马。

等叶修到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手术进行的很顺利,病人的命算是保住了。那个女孩子年纪轻轻出了车祸,明明之前生命体征还算平稳,可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突然病危……其实在医院里这样的事不算少见,不过能救回来的倒是很少了。

人事无常,珍惜当下,指不定哪天就被人推进了手术室。

越是见惯了生离死别的医者,越能体会到这人间的无情。

叶修小小地感叹了一下,便在亮的刺眼的白炽灯光里把钥匙捅进锁孔里,手腕一拧带动着锯齿和紧合的锁眼一起转动。门被拧开的声音在过分寂静的楼道里清晰可闻,门里的昏暗和门外的明亮,门外单一的白和门里变幻的彩。

他长时间没有动作,灯丝嗡嗡地响,直到声控灯骤然熄灭才叫他回了神儿。

叶修轻手轻脚地阖上防盗门,轻手轻脚地换鞋又轻手轻脚地靠近沙发上窝作一团睡熟的人。他在沙发前蹲下,微微抬头将苏沐秋的睡脸尽数烙到眼底,眼神中带着复杂而不自知的柔。

电视里回放着午夜档的真人秀,笑声尖叫声揉作一团。叶修拾起掉在地毯上的遥控器把声音调小了些,就着黯淡的光仔细端详这个人。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做,下意识地就想把溜走的九年从这张脸上找回。叶修想。自己一定是疯了。明知道不可能。

苏沐秋长得很好看,真的。

叶修从一开始见到他就知道自己这个牵挂许久的搭档长得很好看,可一直没怎么研究过他到底好看在哪里。即便是同住一房,过于匆忙的行程和几乎没有交集的生活也让他从来没有好好看过这个人。又或者是他睁开那双琥珀色的眼眸时的顾盼神飞让人常常忽略他精致的容颜?突然一瞥的安静却让他与气质相比柔和的五官放大,眉宇间似乎还存留半分未去的稚气。

这人不显老,明明二十八了却还和十八一样。叶修嘴角弯出一个无声的笑,目光如水流过仍在睡梦中的人的脸。不显老,虚长年岁,容貌稍趋成熟,心态犹如少年。

却恰是这样奇怪又奇妙的一个人,竟让叶修觉得他比什么都要真实。

电视里在插播广告,听不出词来的英文民谣在客厅里呢喃软语。不知道为什么叶修突然听见了自己的心跳,扑通扑通,声响愈击愈大。仿佛有一种魔力将他束缚在沙发前的几尺内,只有此处最令人安心,而一旦离开,便是莽莽。

这可不太妙啊。

气氛越来越朝着奇怪的方向而去。叶修不自觉地伸出手去想抚触近在咫尺的睡颜,却被人一个翻身惊得回神。

而破坏气氛的苏大大砸吧了下嘴,后脑勺朝着叶大大睡得更香了。

叶修:……

于是一下子什么不合时宜的情绪尽数飞散,叶修仍认为这家伙仅仅是他最好的搭档,苏沐秋继续做一个暗恋者。本该偏离的轨道被这一个翻身压回来,于是——

“喂喂苏沐秋,醒醒,去床上睡!”叶修翻了个死鱼眼儿,伸出的手毫不留情地拍向他光滑的脸颊,还顺便掐了两把。苏沐秋被人打扰了睡眠很不爽,哼哼唧唧了半天动弹了好几下胡乱挥着胳膊反抗某人作怪的爪子。叶修勉强把人拉起来坐在沙发上,而自己半跪在他面前。苏沐秋两条胳膊搭在叶修肩上,脑袋还一点一点的,显然没清醒。

叶修无奈:“苏沐秋,你再不乖乖去床上睡觉,我可就亲你了。”

苏沐秋抬了抬眼皮没有成功,干脆往前一考把脑袋窝进叶修颈前,唇几乎要碰到他的锁骨。叶修被这突然一扑差点儿没稳住,下意识地搭上人的腰。苏沐秋在之前的翻滚中T恤下摆向上卷了好几卷,于是滚烫的掌心贴上冰凉的皮肉,温差让叶修好一愣神。

“你亲呗……你亲你的,我睡我的……”睡梦中的人声音里带了点儿软乎乎的鼻音,苏沐秋搁叶修颈窝蹭了好几下,发梢刺得人有点痒。

“苏大大咱不带这样的啊,睡傻了还耍流氓呢!”

“嘿嘿……耍……你…”

“我去,你这是在说哥流氓?”

“嗯,嗯……”

等到把睡傻了的苏沐秋拖到床上已经快要凌晨四点了。叶修累得挪不动窝儿,干脆扒了外套掀开苏沐秋的被子挤进去和他盖了一张被。苏沐秋睡姿特别搞怪,东摸西踹。叶修半梦半醒之间被他踹了第三脚之后终于忍不了了,长臂一伸把人捞进怀里,手脚并用死压着人,好歹睡了个安稳觉。

不过第二天醒过来之后发现自己卷着被子卷儿躺在地板上的叶修大大依旧十分心累。

“哟,醒啦?”苏沐秋打开门看见正在地板上蠕动的叶修卷儿,乐了。他上前去,抬腿踹了踹叶修的腰,“叶修大大你可能耐,一觉睡到两点半。”

叶修任他踹了,顺着力道就地一滚改成面朝苏沐秋。他揉揉太阳穴,刚起床声音还带着沙哑:“……我可是今天早上四点睡的。”

“嗯,辛苦了。”苏沐秋点点头,“对了,沐橙我帮你问了,她说加兴欣没什么问题,但是由于在上学,为了不影响室友不能开语音。”

“这多大点事儿……”叶修动弹了两下,改成平躺,胳膊搭在眼上。

“所以你瞅瞅,我帮你搞定了一件大事啊,作为报答,”苏沐秋蹲下凑近了点儿,伸手戳戳叶修露在外面的脸蛋,“陪我逛超市去呗叶大大?”

“……逛个鬼。你又不是小姑娘。”

“难得大减价啊!我们没存粮了啊!这不是最好的机会吗!”苏沐秋数着此时逛超市的好处,“你看啊……便宜,可以买很多然后不用再买,你可以尽情享受更多的零食了!怎么样,期不期待?”

“并不。”叶修又翻了个身,拿脊背对着苏沐秋。

苏沐秋:……

妈蛋这搭档没法要了!

评论(14)
热度(129)

© 雁沉舟。 | Powered by LOFTER